世界華人聯合總會 世界華人聯合會(總會) 世界華人聯合會 今天是:2020年01月16日

世華會新聞

 

教育亂收費屢禁不止 弊端在于學校集權

2004-07-28 17:34:23
?
      從國家教育部部長到小學校長,從高等院校到中小學,從中央到地方,自上而下,最近政府掀起新一輪指向教育亂收費的治理風暴。教育部部長周濟提出兩個“三管齊下”:一是要加大教育投入,理順合理收費的機制,堅決糾正教育亂收費;二是要建立教育、制度、監督并重的懲治和預防體系。
    
    由此想起一組關于教育亂收費的數據:據教育部提供的信息,截至去年7月底,全國共發現教育亂收費問題2566個,清理取消違規收費項目累計361項,有1095人受到黨紀政紀處分。據一些教育專家保守測算,10年來教育亂收費總額已超過2000億元。教育已和汽車、房子并列,成為當前10萬元級消費的三大代表之一,教育腐敗牽動公眾神經。
    
    教育亂收費是個老大難問題了,老得讓人麻木,難得讓人失去了對根治的信心和希望。野火燒不盡,春風吹又生,階段性、間歇性的治理風暴似乎在不斷增強這個老大難問題對“治理”的免疫力——所以難治,在于藥不對癥!
    
    問題的癥結究竟在哪里呢?有人認為是政府教育經費投入不足,學校迫于生計才這樣做;有人認為是地方政府對教育投入的歧視:要錢沒有,要“政策”有的是,讓學校向學生收取各種名目繁多的費用;還有人認為是名校對教育資源的壟斷所制造的收費混亂。無疑,這些原因或多或少地都在加劇著教育亂收費,但筆者認為,教育收費最根本的亂在于集權。
    
    缺乏制衡的權力必然導致腐敗,政治權力如此,經濟權力也是如此。這里我們所要討論的是收費權。小小的一個收費權,其實蘊含著非常豐富的權能資源可以分立:收多少錢,怎么收錢,應該是有規則的,那么由誰來制定收費的規則呢?這是收費中的規制權;由誰來執行收費的任務呢?這是收費的執行權;最后是收費的收益權,也就是收來的錢由誰獲益——這三權類似于政治體制中的立法權、司法權和行政權。
    
    教育亂收費問題的癥結正在于收費中規制權、執行權和收益權這三權的過度集中,集中到學校這個單一的部門手中。
    
    管理學上有著名的“分蘋果的規則”:兩個人分蘋果,如何保證兩人盡可能分得同樣大的一半呢?最好的安排是讓一個人切,另外一個人分。這也就是執行權和收益權的分立與制衡所帶來的公正。教育收費是同樣的道理,如何能保證收費不亂、不出現腐敗呢?最公正的安排應該是讓制定規則的、執行收費的、最終收益的不是同一個人。如果三權集中在同一個人手中,一個人既是定規者,又是執行者,又是收益者,必然的結果就是他制定出盡可能多收錢的規則。
    
    再看看現實。公共財政在教育經費上的投入不足迫使學校自籌資金,學校的權力在自籌資金中得到膨脹,再加上不少地方政府對轄區內學校政策的寬松,加劇了學校收費權力的集中,又是定規,又是執行,又是收益,學校大權獨攬,學校在利益驅動下成了牟利的經濟單位,面對學生和家長這些沉默的羔羊,如何能坐懷不亂呢?
    
    看來,治理教育亂收費最迫切要做的應該是對收費的分權,在體制上將規制權、執行權和收益權分開。如果一種制度安排讓收費的規制權在中央,收費的執行權在學校,校長和老師的收益與收費無關——教育亂收費問題就有望在一定程度上得到解決。(來源/中國青年報)
世界華人網 © 2001-2009 wuca.net 京ICP備11049083號 世界華人聯合總會 世界華人聯合會(總會)唯一指定官方網站
qq斗地主单机版